孤立中国还剩最后一关 川普发起攻势

图片 1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促成了新的北美自贸协定谈判成功后,国际贸易上孤立中国的目标正在接近完成,只剩下日本还未达到美国政府的要求。特朗普(右)想通过关税施压手段迫使日本政府接受美国的自贸协定内容  日本共同社10月2日报道,特朗普(Donald
Trump)10月1日召开记者会,就日美贸易谈判表示“若没有对汽车的加征关税,此前谁也不想谈判”,认为通过将关税用作谈判手段把日本引到了双边谈判。特朗普在美国和加拿大就调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达成协议后召开了记者会。  美国政府2018年3月启动了对钢铁和铝加征关税的进口限制措施。此外还在探讨对汽车及零部件加征关税。特朗普强调“关税有力”,认为通过提出对汽车加征关税使墨西哥和加拿大在NAFTA重新谈判上让步。    日美两国政府在9月下旬的首脑会谈中同意为缔结双边“货物贸易协定”(TAG)启动包括关税磋商在内的新贸易谈判。据分析,磋商中虽然就避免美方发动对汽车加征关税达成一致,但若日本在谈判中不肯让步,美方将暗示中止谈判发动的可能性。  目前,美国和加拿大就NAFTA达成协议后,特朗普对华施压已经更具信心。这方面,需要和日本达成自贸协定后,构建对中国最大的孤立环境。
特朗普预测说:“这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将给美国和北美带来大量资金和就业机会。”

特朗普的美国     
5月23日,美国特朗普政府考虑以国家安全为启动提高汽车的进口关税的讨论。汽车是美国最大的进口品类,特朗普强硬的贸易保护政策正渐渐将矛头指向“核心”。尽管实际启动关税还面临很高门槛,但这将成为逼迫日本等谈判对象做出让步的强力武器。美国的“贸易战争”的激烈程度正在不断加深,这将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重大阻力。            
特朗普政府此次考虑动用的是之前已在限制钢铝进口方面加以适用的美国《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将由美国商务部实施调查,在270天内向特朗普提交是否启用关税的报告。目前讨论的方案似乎是在目前2.5%的乘用车关税基础上再加征25%的关税。       
汽车是美国最大的进口品类,占到其总进口的15%以上,这和之前征收25%关税的钢铁(占总进口的1%稍多)完全不属于一个等级。和汽车生产相关的从业人员也将近100万,面对11月的中期选举,美国的“民粹主义(Populism)”式的保护主义正逐步走向极致。        
如果实际启动追加关税,将对世界贸易产生巨大影响。日本每年向美国供应170万辆四轮车,汽车及相关零部件的出口额达到560亿美元,占到日本整体对美出口额的4成。美国从德国的进口也超过300亿美元,“贸易战”的对象将一下子扩大到具有同盟关系的日欧各国。         
美国挥舞着高关税的大棒,就是想要各国今后像20世纪80年代那样主动限制汽车出口。尽管限制贸易违背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但在有关钢铁的谈判中,美国就是强硬要求对方限制出口数量,韩国已经被迫妥协,将出口量控制在近期7成的水平上。但汽车是日本和欧洲的支柱产业,很容易导致将国家利益卷入其中的相互报复战中。          
启动汽车进口关税原本有着很高的门槛。尽管世贸组织规则中设有专门条款,允许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进口,但“汽车存在国家安全上的威胁实在让人难以理解”(日方贸易担当者)。特朗普政府对钢铝也是以国家安全为由加征了关税,但就像此前限制利比亚的石油进口一样,本来就是极不寻常的措施。         
加征关税对美国经济也具有很大的副作用。汽车销售占到美国物品消费的11%,价格上涨将会直接导致经济减速。美国国内的汽车经销商雇用了约200万人,是生产人员的2倍,提高关税很容易导致雇用减少。之前的限制钢铝进口从美国商务部开始调查算起,用了将近一年时间。        
即便如此,提高汽车关税的方案仍会成为特朗普进行“讨价还价”的重型武器。日美刚刚在4月份的首脑会谈中决定进行新的贸易磋商。美国要求和日本进行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估计会借助汽车关税来进一步施压。在进展迟缓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重新谈判方面,汽车关税也成为对加拿大、墨西哥的“威胁”。        
美国还在与中国打“贸易战”,战线正不受限制地扩大。尽管如此,成果仍乏善可陈,就连盟友日本也在考虑发动针对美国的对抗措施。特朗普政府与各国的裂痕在不断扩大,正逐步丧失自由贸易体制的领导者地位。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河浪武史 华盛顿

资料图:图为美国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网站报道的特朗普欲帮助因贸易战受损的美国农场主配图。报道称,如果美国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特朗普政府帮助美国农民,这可能会把整个世界卷入冲突。(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参考消息网9月10日报道)据日本《每日新闻(Mainichi
Shimbun)》9月9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围绕贸易问题,进一步加大对日本的施压力度。他7日表示:“日本明白,如果不同美国做交易,将导致大问题。”为进行旨在削减贸易逆差的双边贸易谈判,特朗普表示不惜采取强硬策略,限制进口汽车及其零部件。特朗普7日对媒体表示,“日本在奥巴马前政府时期觉得美国‘不会报复’,现在却‘正好相反’”,暗示在日本不能答应要求的情况下,可能采取某种报复措施。

特朗普很可能采取的措施,就是对汽车及其零部件追加关税,限制进口。特朗普就与加拿大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问题说:“必须对汽车征收关税。如果启动这一措施,其作用是破坏性的。”他说:“将以这一点来推动谈判,我会赢得很多加分。”对于以限制汽车进口来迫使对方做出让步,他显得很自信。报道称,实际上,欧盟7月承诺了启动下调工业产品(除汽车外)关税谈判、扩大进口大豆,因此美国决定在谈判期间不启动限制进口措施。墨西哥在8月也答应设定汽车及其零部件出口上限额度。在主要的汽车生产国当中,韩国也结束了跟美国的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可以说特朗普把日本作为“一个目标”也是很自然的。

报道称,特朗普迅速加大对日本的施压力度,是因为美国农业界苦于中国采取的报复措施。农民要求“应对中国出口减少而富余出来的部分,希望让日本来购买”,美国打算把日本拉向谈判桌,迫使日本开放农产品市场。日美8月在新的部长级贸易磋商首轮会议上一致表示重视相互信赖关系,但预定本月下旬举行的下一轮磋商和日美首脑会谈,能否让日本免受美国限制汽车进口的制裁,可以说非常关键。

另据日本《产经新闻(Japanese
Sankei)》9月9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7日就双边自由贸易协定问题对日本施压,日本正苦于应对。预定于本月下旬的部长级新一轮贸易磋商和首脑会谈中,美国恐怕会逼迫日本做出让步,在农业领域开放市场。日本明年夏天将举行参议院选举,很难在农产品领域做出让步。一位政府相关人士对特朗普的表态感到困惑,称“特朗普总统到底是何意图,老实说,我不明白”。报道称,美国固执于容易满足自己要求的双边自贸协定谈判,而日本重视多边贸易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

报道称,日本经济再生相茂木敏充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8月出席了部长级贸易磋商首轮会议,但日美的分歧未能弥合。部长级贸易磋商第二轮会议将于本月下旬举行。日本方面担心的是,与欧盟的贸易磋商、北美自贸协定重新谈判暂告一段落的美国,将进一步对日本加大压力。

报道称,日本考虑增加液化天然气和武器装备采购,以作为跟美国谈判的筹码,但还不知道能否以此化解来自特朗普的压力。正因为难以解读自上而下式美国政府的态度,日本对特朗普的上述表态感到很伤脑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