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特朗普算盘:美外交的优先发力点将在哪?_茂名网-茂名新闻网

图片 1

中美关系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由中美日等21个国家和地区参加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于11月18日结束了2天的磋商落下帷幕。中美围绕双方的贸易政策针锋相对,最终出现了主席国巴布亚放弃发表首脑宣言的罕见事态。这是1993年举行第一届APEC峰会以来首次未能发表首脑宣言。    参加APEC峰会的首脑们合影留念(11月18日,莫尔兹比港)      中美的对立不仅限于贸易领域,还发展为被称为“新冷战”的主导权之争。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最高领导人预定借11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首脑会议之机举行会谈。震荡世界的中美对立被留待两国首脑的直接对话来解决。     此次的APEC峰会放弃发表首脑宣言,降格为呼吁加盟国和地区加强合作的主席国声明。虽然APEC继续释放亚太地区的国家和地域以经济为中心进行合作、致力于推动地区稳定和发展的信号,但是其存在价值很可能受到拷问。     据会谈相关人士透露,宣言草案中“对抗保护主义”的内容遭到美国的反对。另外,中国针对特朗普政权要求加入“对抗单边主义”的表述,而美国则强烈要求删除。     一方面,美国着眼于中国,主张加入要求撤销不公平贸易惯例的表述。15日,在首脑会议之前召开了部长会议,但是围绕部长声明的协调陷入僵局,从一开始就遭遇挫折。中美两国激烈对立,直到最后一天也没能达成妥协。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表示,“陷入加盟国和地区进一步分化的严峻局面”。      在首脑会议上,中美也展开激烈攻防。中国最高领导人表示,“全球发展深层次矛盾突出,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思潮抬头,多边贸易体制受到冲击,世界经济整体发展环境面临诸多风险和不确定性”。同时主张,“我们应坚定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旗帜鲜明抵制保护主义”,批评了提出“美国优先主义”的美国。      一方面,美国副总统彭斯则呼吁为了阻止不公平的贸易惯例,有必要推进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和提高基础设施投资的透明性。美方似乎批评中国的贸易惯例不公平。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辻隆史
莫尔兹比港

美军里根号航母和日本海上自卫队出云号直升机航母。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17日,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APEC峰会领导人与太平洋岛国对话举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席。(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千龙网发)(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当特朗普在德国登上了空军一号,飞越大西洋的时候,二十国集团的一些领导人开始研究该如何应对美国带来的破坏性力量。7月8日,CNN如此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的G20峰会之行。

(参考消息网11月19日报道)日本《东京新闻东京新闻》11月18日刊发题为《要避免中美冲突》的社论称,中美之争正在扩大,希望拿出智慧,通过努力,避免冲突。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已近半年,内政外交都受到争议。然而就外交而言,特朗普还没有成形的外交战略。美国前亚太事务副助理国务卿、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柯庆生日前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很难看出特朗普有怎样的外交战略,估计要用一年多的时间,才能明晰。

社论称,中美“新冷战”终于以贸易战的形式出现。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强调,要对中国产品征收高额关税。美国还奋起敲打中国的高科技产业。

特朗普对内政外交方面的投入比例,没想清楚;对亚太、欧洲、中东,哪里作为优先发力点,没想清楚;对如何参与全球治理,没想清楚;加之,大批外交官位置空缺,这些都让特朗普难以确定自己的外交战略。尽管如此,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也在慢慢显现。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说。

社论称,俄罗斯总统普京说,谁领导人工智能(AI)技术,谁就能主宰世界。美国开始动手,想要把中国的高科技企业挤出美国市场。中美两国的紧张关系还扩大至安全领域。

原则

社论称,今年9月,在南海,中国的军舰与美国的舰船近距离对峙,事情发展到有可能发生突发事态的程度。在本次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期间,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工商领导人峰会上表示,美国将拿出600亿美元的贷款额度,支持印太地区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对抗中国的影响力。中美在国际会议的舞台上也擦出火花。

美国优先立场的确定性和外交战略与政策的不确定性成为显著特点。

社论称,中国实施了与欧美不同的援助方针,不干涉他国的内政。中国的这种做法吸引了发展中国家。世界已进入多元化价值观并存的时代。保持各种价值观之间的微妙平衡,才能确保世界和平。美国要实现与中国的均衡,有必要与拥有相同价值观的盟国及友好国家加强联系纽带。但特朗普总统不仅放弃了推广自由、民主与人权价值观的尝试,甚至轻视盟国。

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让美国在G20峰会上被孤立。8日,CNN的报道这样说。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美国优先立场的确定性和外交战略与政策的不确定性成为显著特点。

社论称,中美经济的相互依赖关系已很深入,美国无法再如冷战时代封锁苏联那样封锁中国。对夹在中美两国之间的日本来说,如何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已成为至关重要的国家课题。

美国优先原则是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和就任后强调的政策总原则。竞选时,特朗普强调要把美国利益放在首位,他的信条不是全球主义而是美国主义。就职演讲中,他说,他领导下的美国政府提出的所有关于贸易、税收、移民和外交等政策都将致力于使美国工人和美国家庭受益。

社论称,凡事皆依赖美国的时代已成为历史。日本要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同时增加手中的外交牌,以增大可能性。要把与中国的摩擦降低到最小限度。今年10月,安倍首相访问中国恰逢其时。日本需拿出智慧,尽量避开中美两大国对立带来的不利影响。

美国优先的原则之下,特朗普就任后,便签署了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行政令。他说:我们要的,是能够让工作岗位和产业重新登陆美国的、公平的双边贸易协议。

正是基于这一原则,特朗普特别重视贸易问题,强调双边贸易谈判。他宣布重谈由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参加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抱怨美国对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家贸易逆差问题,要求与这些国家重新进行贸易谈判。

同样的原则之下,特朗普上个月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这一全球性的气候协议。他说,巴黎气候协议以美国就业为代价,他不能支持那种会惩罚美国的协议。

还是基于这样的原则,特朗普对现有的美国安全保障体系提出质疑,要求美国的盟国承担更多国防支出。对于北约盟友,美国要求每年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用于北约军费。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分析称,坚持美国优先原则之下,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思路至少有三个显著特征:其一,着重解决国内问题,外交政策不但要让位于国内事务,而且要以满足国内利益作为第一考虑。其二,强调成本效益核算,尽可能减少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投入、减少外交事务给美国带来的负担。其三,明确界定外部世界对美国的最关键威胁,并加以精准打击,进而还是为国内服务。

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反映出,他把世界看做成一个角斗场,而不是国际社会,他认为世界充满了竞争。美国原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日前在北京参加第六届世界和平论坛时说,特朗普认为整个世界都搭了美国的便车,这很不公平。

拉塞尔说:特朗普认为美国衰落了,所以才要拼命地强调美国优先,而且他更喜欢双边合作,不喜欢多边主义;强调贸易问题,低调处理价值观外交;少谈理想主义,注重交易。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文也强调,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交易性特别强。

事实上,特朗普一直自称是善于谈判的交易大师,著有《交易的艺术》一书。在其商业生涯中,特朗普颇善诡道,有时以并不光彩的手腕迫使商业对手达成协议。

他总是想通吃,特别强调美国的利益,但是又不照顾谈判对象的利益,这种交易方式会让其他国家越来越难以接受。金灿荣说。

金灿荣说,总体来看,特朗普坚持美国优先的原则,希望美国在与各国的贸易中成为赢家,在经济上重振美国,同时,特别强调加强军事力量建设,维持美国的霸主地位。此外,希望各个盟国能分担美国的全球与地区责任,让美国集中精力强大自己。

但是自私地把自己国家的利益放在所有盟友、伙伴国之上,一味强调别国要多付出,哪个国家还会跟着你呢?拉塞尔说,美国优先原则让美国的国际软实力、领导力已大为下降。

美国批准对台出售AGM88B哈姆反辐射导弹。

亚太

中美可以往两强协调的方向发展,中国强大到一定程度后,美国就会接受。

美国传统的外交重心集中在欧洲、亚太和中东地区,但到目前为止,特朗普还没有选定哪个区域作为优先发力点,以目前形势来判断,亚太和中东可能会是其主要发力点。金灿荣说,关键看哪个地区的问题更突出,更引起特朗普的注意。在亚太方面,特朗普最关心的问题是贸易和朝鲜核问题,最重视的外交关系当属中美以及美国与区域盟国之间的关系。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在涉华问题上有过多次惊人的言行:其在竞选期间宣称将对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征收45%的关税,上任后第一天就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当选总统后,特朗普公然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通话、质疑美国长期执行的一中政策。然而,其正式就任总统后,对华政策则相对谨慎。特别是2017年4月,中美元首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峰会后,特朗普政府对华态度转向积极,例如放弃了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的竞选承诺。德国汉堡当地时间7月8日,中美两国领导人再次见面。

我认为,中美关系的基本面是确定的,中美希望保持稳定的中美关系,这个愿望是真诚的。金灿荣说。

金灿荣说:我觉得中美可以往有限伙伴关系,从全球来讲叫做两强协调的方向发展,美国本质上是商业国家,当中国强大到一定程度后,美国就会接受,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金灿荣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达巍也认为互惠或将成为特朗普政府对华战略的主要目标。他说,在接待中国领导人访美前的吹风会上,美国政府官员在介绍特朗普经济政策的前提时也表示,双边的投资和贸易必须是互惠的。中美要建立一个公平的、平衡的、基于互惠原则的经济关系。

美国希望中国在贸易上,对美国有利;帮助美国解决朝鲜发展核武问题;支持美国反恐行动;在南海、台湾问题上保持克制美国要求中国做的太多,但却很少言及要给中国什么。金灿荣说,这突出反映出特朗普的商人性格。

达巍分析了特朗普对华交易策略。他认为,特朗普在对华政策上表现出明显的议题联系的做法。在与台湾地区领导人通话引起轩然大波后,特朗普2016年12月11日在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专访时说:我充分了解一中政策。但是除非我们能在贸易等问题上与中国达成一个交易,否则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受一中的限制。这番言论直接将中美经济关系与一中政策挂钩。在习特会后,特朗普又于2017年4月11日发表推文称,如果中国帮助解决朝核问题,将从美国获得有利得多的贸易协议,又将中美经济关系与朝核问题挂钩。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迄今在与中国交易的过程中,并未做出多少实质性让步来作为筹码。特朗普的做法主要是利用美国强大的实力对中国施加心理压力,例如宣称不受一中约束、指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对中国商品施加高额关税、在朝鲜半岛周边制造军事紧张局势等,随后再以承诺不改变现状作为交易筹码,换取中国满足其要求。当然特朗普的做法并非全然虚张声势。特朗普拿经贸问题作筹码,与美国国内互惠论有直接关系。美国战略界要求在经贸问题上向中国施压的声音确实很高。特朗普拿一个中国政策做文章,也与美国战略界近年来日益上升的对台亏欠论有关。也就是说,特朗普拿经贸、台湾地区等问题威胁中国:要么美国改变现行政策;要么中国在其他问题上做出让步,以换取美国维持现行政策框架。他说。

当然,处理好中美关系的同时,特朗普也对日本、韩国等亚太盟友进行了战略再保证。与此同时,要求与两国构建更加公平的贸易环境,以有利于美国经济发展;提出美国与亚太盟友的防务分摊再平衡。特朗普在国会演讲中曾说:我们希望我们的伙伴,无论是北约、中东或太平洋国家,都可以介入直接有效的战略和军事行为中,并且付出它们应该承担的费用,必须得这样。2017年3月2日,日本首相安倍在会见特朗普时表示,他不会将日本防务开支限定在国内生产总值的1%,重申了他建设更加强大军队的承诺。

尽管美国没有再次强调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但是特朗普政府基本沿用了这一战略,在与中国协调的同时,依靠盟友制衡中国、并在解决朝核等问题上分担责任。金灿荣说。

特朗普4月12日在白宫举行记者会,重申美国的北约盟国应提高国防开支。
新华社发

欧洲

特朗普不仅很难发展好与俄罗斯的关系,还与欧洲盟友之间渐行渐远。

近几日,在德国汉堡召开的G20峰会上,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面引发不小的关注。外界在观察双普会能否解决目前美俄之间的严重对抗问题。

从超过2个半小时的谈话来看,两人谈话的内容范围较广,主要集中在俄罗斯是否干涉了美国大选、叙利亚和乌克兰的冲突、打击恐怖主义、网络安全以及未来的合作可能上。

尽管两国领导人可能谈得不错,也建立起工作关系,但是美俄关系仍然不容乐观,这不是特朗普的问题,而是美国国内政治的问题。金灿荣说。

自从竞选以来,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的通俄丑闻就在美国闹得沸沸扬扬,而且并没有因为特朗普就任总统而截止。今年5月,特朗普突然免去正在主持关于特朗普竞选团队涉嫌通俄调查的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的职务,引发美国国内哗然。民主党人和部分共和党人怀疑特朗普此举意在阻挠FBI对通俄门的调查。

其后,《华盛顿邮报》又爆出重磅新闻:特朗普在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里亚克会面时,亲口向他们泄露了绝密信息。通俄门和泄密门事件,成为美国不少政治力量攻击特朗普的重点。

除此以外,金灿荣分析说,美国国内一大批高级别的外交官、情报人员、将军、智囊成长于冷战时期,冷战思维较重、对俄罗斯充满怀疑,对俄罗斯恢复苏联时期实力的战略和政策举动甚至是苗头,都非常警惕,而且民众对俄罗斯也缺乏好感。这些因素都限制了美国与俄罗斯关系的改善。

金灿荣说,特朗普的对欧政策是希望发展好与俄罗斯的关系,并由欧洲盟国承担更多的责任,解决好欧洲的事情,然后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中东和亚太。但是目前,这一计划落空。特朗普不仅很难发展好与俄罗斯的关系,还让美国与欧洲盟友之间渐行渐远。

上海外国语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高健分析称,特朗普试图强化北约反恐功能,淡化遏制俄罗斯的态度,因为特朗普认为主要安全威胁来自恐怖分子,而欧洲尚未从乌克兰危机后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中走出,仍将俄罗斯视为主要安全威胁。美欧安全认知上的脱节,让美欧之间疏离感加强。

如果美国放弃欧洲军事防卫的绝对主导权,对俄罗斯采取缓和政策,将极大打击美国盟友的信任,给美国全球外交带来极为负面的影响,这也严重背离美国全球核心利益。如果美国要保持美欧同步,美俄关系还将继续维持僵局。

除此以外,在安全上,特朗普提出盟友应承担更多安全义务,认为美军在保护盟国时没有得到任何回报,美国不应充当冤大头,相关国家得付费。

英国驻北约前大使汤姆森说,美国对北约的领导力不同以往了。他认为小布什对北约的领导是具有分裂性质的,奥巴马则是有选择性的领导,而特朗普任下还会不会有领导力,这是值得争论的。

在经贸上,特朗普坚持美国优先原则,多次向德国等国施压,称与德国的贸易逆差巨大,这对美国来说非常不好。为了保护美国利益,美国强调缔结双边协议,将反对多边贸易协定作为其实现美国优先的重要措施。奥巴马执政时主推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在特朗普上台后不久即被宣告冻结。随着美国保护主义的盛行,美欧的经贸摩擦也在扩大。

在政治上,特朗普与欧洲主流政治隔阂加大。一者,席卷西方国家的民粹风潮在美国推动特朗普当选,在欧洲造成英国脱欧、对欧盟造成极大威胁。特朗普的成功客观上鼓舞了欧洲右翼政治势力,因此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欧洲主流政治都将对特朗普身上的民粹标签心怀忧虑。同时,特朗普并未主动向欧洲主流政治靠拢,胜选之后,还一如既往地表达对英国脱欧的支持,甚至表示各国可以效仿英国脱欧,并预测其他国家也会离开欧盟。在全球化、全球治理等一系列多边合作中,特朗普也都长期扮演孤立的角色,坚持美国优先,在全球化价值观上,美国正在与欧洲领导人们产生越来越大的分歧。

5月20日,在沙特访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沙特国王萨勒曼签署了价值高达1100亿美元的军售协议。
新华社发

中东

中东乱局看不到终结的迹象,如果朝鲜不采取过激的行动,未来特朗普政府很可能将注意力转向中东。

中东乱局看不到终结的迹象,如果朝鲜不采取过激的行动,未来特朗普政府很可能将注意力转向中东。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辑思教授在参加第六届世界和平论坛的小组讨论时说。

孤立伊朗、保护以色列、拉拢逊尼派、打击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保障中东能源稳定供应、防止杀伤性武器的扩散,这些已经成为特朗普的中东主要政策。金灿荣说,尽管竞选时,特朗普曾发表过很多荒唐的言论,但是就职之后,其中东政策正在向美国传统路线回归。

当前,中东地区对美国最大的威胁就是恐怖主义问题,这恰恰是中东地区动荡的产物。特朗普宣誓就职后首日,在白宫网站发布《美国第一外交政策》,认为美国外交政策的第一要务是打败伊斯兰国和其他极端组织团体。为了挫败这些团体,美国要组建同盟,切断恐怖组织的资金来源,在必要时采取军事措施,扩大情报交流,通过网络战来阻止恐怖组织成员的招募及其宣传活动。

5月20日至23日,特朗普对中东进行了访问,集中实施了其对中东的外交政策。在同50多个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导人举行首脑会议时,特朗普宣布,美国在中东地区两大目标是铲除恐怖分子和孤立伊朗。不少分析人士指出,中东对抗新格局将形成,中东版冷战呼之欲出。

专家认为,沙特和以色列都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和支柱,两国看似互不来往,其实暗中有很多的战略默契,尤其在遏制伊朗方面。中东版冷战,在很久之前就有这个说法。小布什政府对伊朗非常敌对,特朗普如今恢复到该时期的传统政策,是常规性的举动,并不在意料之外。

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的讲话已经勾勒出未来中东冷战格局的框架,一方是以沙特为首、得到美国支持、有多个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甚至是以色列参与的阵营;另一方是以伊朗为首、有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和黎巴嫩真主党等参与的阵营。

与此同时,美国团结起盟国的一个发力点,就是反恐。为此,在访问中东地区的时候,美国还与海合会签署了打击恐怖主义融资的谅解备忘录,和沙特一起担任新成立的反恐怖主义洗钱中心共同主席国。美国将其领导下的60国反恐联盟与沙特领导下的34国伊斯兰反恐联盟联合起来,强化了反恐力量。同时,美国通过对沙特的巨额军售,加强了沙特的军事实力,以压制伊朗在中东地区势力的扩张。

在我看来,恐怖主义之所以发展、蔓延,与冷战格局有关,与地区长期的动乱不安有关。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所长李永全在第六届世界和平论坛小组讨论时说。

正像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加布里尔在接受德国《商报》采访时说的:紧张局势升级对各方都不利。中东地区在政治和军事方面已经是一个火药桶,现在还要因为宗教、种族和政治问题而分裂。逊尼派阵营如果和什叶派阵营加大冲突,中东地区恐怕不仅不能消灭恐怖主义,还有可能让一些别有用心的势力为了延续冷战而与恐怖分子暗中勾结,使反恐努力化为泡影。

届时,美国很可能要深陷自己挖的陷阱。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赵杨

策划:李劲 洪奕宜

绘图:简仁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