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轰后大谈接触 彭斯”美对华政策演讲”释放何信号_国内新闻

图片 1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新闻正文

原标题:中美竞合︱美国对华政策辩论:“进行时”而非“完成时”

资料图:图为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
苏珊·桑顿(Susan A. Thornton 中文名:董云裳)(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炮轰后大谈接触 彭斯”美对华政策演讲”释放何信号

发布时间: 2019-10-25 01:55:00 来源: 环球网 作者: 网络整理 栏目: 国内新闻
点击: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白云怡 李萌 李雪 于金翠 赵觉珵
杨升]当地时间24日上午,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就美对华政策议题发表重要讲话,全面抨击中国的贸易、香港、台湾、宗教等政策,并再次强调美国已改变过去数十年的对华政策,从此将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不过,彭斯同时否认特朗普政府想与中国“彻底脱钩”,并表示华盛顿仍愿与中国合作,并已做好准备开启
“美中关系新篇章”。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学者对《环球时报》表示,彭斯演讲中对中国“抨击”的部分仍然是“老调重弹”,但值得注意的是,该演说的后半部分含有“对华再接触”的积极意味,“调门”有所缓和,显示出中美的共识在增多。

整体来看,彭斯当天的演讲基调仍然保持强硬,这也是他继去年10月抨击中国后第二次就中国问题发表重要演讲。演讲一开始,彭斯即对美国的建制派大肆攻击,声称中国过去的外交政策和不公平的贸易政策损害了美国的利益,但很多美国人不仅不阻止还从中获利。随后,他又大拍美国总统特朗普马屁,认为中国财富快速增长的原因源于美国的对华投资和巨大的贸易逆差。

彭斯称,特朗普彻底改变了美国的对华政策,不再实施积极参与的对华政策,而是从此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他同时表示,两国贸易问题在年底前可能不会得到彻底解决,美国将继续制裁华为和中兴。

在演讲中,彭斯还提到了香港问题。不过,他没有谴责香港出现的暴力事件,而是称赞香港因“自由”取得的繁荣。他表示,美国将持续关注香港局势,“将和香港站在一起”。他同时批评耐克等美国公司在香港问题上向中国低头,并威胁称,如果北京武力解决香港,美中贸易协议不可能达成。

不过,在列举了中国的种种“问题”后,彭斯却话锋一转,又表示美国并不希望与中国发生冲突,也不希望抑制中国的发展,还想和中国领导人“建立建设性关系”,只要中国能停止“侵害美国利益的贸易行为”,美国已做好准备迎接“美中关系新篇章”。“我们张开臂膀,欢迎中国加入自由经济体系,我们希望对中国进行巨大投资”,他这样说道,并表示特朗普总统依然对美中贸易协议的达成持积极态度,愿意继续和中国保持经济和文化上的往来,也会继续和中国一起为朝鲜半岛无核化做出努力,“发展一种正确的关系,对两国来说都至关重要。”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腾军表示,彭斯24日的讲话看起来是去年10月对华演讲的“老调重弹”,不同的是,他绞尽脑汁地试图在指责清单中增加更多“新料”,说明他对中美关系的认知仍然存在很大谬误。

而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则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对中国“喊话”,彭斯此次演讲更重要的目标受众其实是美国国内的民众和精英,其目的在于推崇和赞美特朗普,为其在来年的选举中“加码”。他表示,彭斯的对华指责依然富有“美国特色”,即老是想代表中国人民批评中国政府,这说明美国决策者在思考中美关系时往往混淆了自己的身份,因而也必然导致其对华政策的制定出现偏差。

不过,李海东认为,比起彭斯去年的演讲,这次最新讲话的“调门”要积极一些。“彭斯前一个演讲被普遍认为是‘新冷战宣言’,但我认为这一次整体上可以算是一个‘再接触宣言’”,李海东称,这说明彭斯在两国关系的认知上有较大调整和变化,也说明中美间的共识正在增多,这正是中方不断提倡的“相向而行”。

彭斯第一次有关中国问题的重要讲话是在2018年10月4日,当时他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严厉批评北京,称中国在贸易问题上采取不公平政策,指责中国安全机构掌握了大量窃取美国科技的能力,还要求很多想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交出他们的商业秘密。美国舆论认为,彭斯那次演说确定了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鹰派论调”。

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给两国缓解紧张关系带来重要转机。虽然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大趋势难以逆转,但仍需对双方管控紧张关系进而寻求“竞争性共存”之道保持一定信心。应该看到,在对华政策上,特朗普政府与政策界精英之间依然存在分歧,并非“铁板一块”。而且,从近期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等高官的有关表态看,特朗普政府内部也出现寻求对华政策新路径的重要动向。

(参考消息网11月5日报道)日本《朝日新闻(Asahi
Shinbun)》11月3日刊载题为《美国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说有必要摸索美中合作之路》的文章称,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今年7月离任,近日她接受了离任后的首次媒体采访。

2020年美国将迎来异常激烈的总统大选,中国则需要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等重要政治议程。出于不尽相同的原因,两国领导层都需要高度重视如何确保经济发展势头的问题。在经过一年多的经贸摩擦之后,双方都需要重新打量彼此,并对中美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进行“再审视”。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关系能否在新的一年校正航向并实现一定程度的和缓,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董云裳强调了中美对话的重要性,她说:“如果美国找不到与中国合作的道路,我们将迎来极其困难的未来。”她认为,中国与苏联不同,美国没有可以从经济上孤立中国的国际机制。两国经济日益密切联系起来,将美国经济从中国分离出来,美国自身将会破产。

批评“新的中国恐慌”

文章称,特朗普政府去年12月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后,陆续实施了对华强硬政策。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10月上旬发表演讲,直接提到了中国的威胁,给美国国内外产生了美中“新冷战”的印象。在特朗普政府领导下,职业外交官相继离任,董云裳不是第一个。董云裳对此表示担心,她说:“由于专家从国务院离去,美国的外交政策或将越来越糟糕。”文章称,董云裳严厉批评了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强硬姿态,问答内容如下:

近期,共和党资深政要、世界银行前行长罗伯特•佐立克等人纷纷就美国对华政策和中美关系问题发声,认为不能罔顾事实地武断判定过去40多年美国的对华“接触”政策失败,特朗普政府在处理对华关系方面过于突出对抗性,这不仅不会带来中国出现美国所希望的改变,还会对美国自身利益造成重大损害。

■问: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了直指中国是威胁的演讲,您对此怎么看?

CNN知名政论家、哈佛大学博士法里德•扎卡利亚则批评华盛顿出现的“新的中国恐慌”,他认为美国更明智的对华政策仍需要坚持“接触+威慑”,使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仍然是可以实现的目标。

答:不幸的是超越了原来意图,对国际社会造成了巨大冲击,而不是美国国内。我认为,这纯粹是瞄准中期选举、面向美国国内发表的演讲。

应该说,
与前一阶段相比,在中美就经贸摩擦达成阶段性协议的背景之下,美国战略界的对华政策辩论态势正出现一些值得重视的积极变化

■问:彭斯指称“中国干涉美国的民主”,您怎么看?

不容否认,2017年特朗普执政后,在美国政府以“大国竞争”为导向显著加大对华施压的情况下,美国政策界日益将对华强硬作为一种新的“政治正确”。作为美国对华政策的长期观察者,现任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主席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2018年10月于美国海军学院发表的演讲中敏锐地指出,在一定程度上,美国国内出现一种“新麦卡锡主义”氛围,“就中国问题进行公开、深入辩论的空间在缩小”。

答:我们没有看到中国秘密干涉美国内政的证据。

在一些美国保守派政要和智库专家看来,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突出“成就”在于,其成功引导了美国各界前所未有地关注“中国挑战”,并给予中国“战略竞争者”这一明确定位。例如,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美国前驻印度大使罗伯特•布莱克威尔认为,2001年以来美国政府就误判了中国的战略意图,中国对美国国家利益和民主价值观的威胁越来越大,特朗普政府发挥了“唤醒美国”的作用,“在北京果断地将大部分亚洲国家纳入其轨道并远离美国的时候,如果没有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实力日益增长的危险进行持续的政治推动,美国可能还在继续其梦游”。

■问:您认为中国是挑战现有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势力”吗?

不过,美国对华政策辩论实际上一直在持续进行,
对于特朗普政府处理中国问题的做法,也有很多美国政策精英提出批评,他们并不认同那种一味寻求与中国对抗的做法,甚至明言“竞争本身并不是一种战略”。相关批评和反思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答:中国拥有长远目标,结果有可能超越美国,但我不认为其拥有取代美国的目标。中国当然(对美国来说)一直是“竞争国”,但我不认为是修正主义势力。

一是认为特朗普政府夸大了“中国威胁”,相关政策举措过当。比如,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波森指出,特朗普政府在美中技术竞争问题上应对失策,相关对华政策举措被一种“红色技术恐慌”所驱动,长期看将损害美国自身的“创新生态”和产业竞争力。

■问:有人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从接触转向了封堵。

布鲁金斯学会杰弗里•贝德等认为,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威胁”的判定应更为精准,而不要随意夸大;美国在对华政策上应追求可实现的、现实的目标;美国对“一带一路”等中国提出的政策主张进行指责,但相关国家却并不全然认同。

答:“接触”无非就是对话,我们对世界各国都是这么做,这符合我们的利益。中国与苏联不同,美国没有可以从经济上孤立中国的国际机制。两国经济日益密切联系起来,将美国经济从中国分离出来,美国自身将会破产。

展开全文

■问:安倍晋三首相在此次访华期间与中国领导人提出实现日中关系“从竞争到协调”,您如何评价?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教授艾立信称,美国应当奉行“竞争性共处”原则,“不要整体打压中国,而是要反对它的有害行为”。

答:我认为,因为日本已经清楚不可能孤立中国,所以朝务实的方向迈进。期望美国也能走向同一方向。

二是认为特朗普政府在经贸关系上推动“脱钩”成本高昂、难以实现。前助理国务卿、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谢淑丽等人指出,美国不应武断地认为,在对抗中国方面,盟友和伙伴必然会与美国站在一起。特朗普政府采取的对华“脱钩”将引起全球产业链和贸易关系的急剧重组,而这会给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带来不少冲击,难免损害它们对美国的信任。

■问:美国现政府的对华政策是在走向错误的方向吗?

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裴敏欣认为,不同于美苏冷战,中美是两个相互关联且与世界深度融合的经济体,当今最具决定性的争夺将发生在经济领域,虽然有人认为美国要想赢得这场冷战,就必须切断与中国的商业关系,并说服其盟友也这样做,但这种做法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要求美国不仅要承担自己的损失,还要对盟友损失进行补偿。

答:我认为,是。意见出现分歧,有必要加强对话,寻找妥协点。美国社会在分裂政治下已经认为向对方让步一英寸也是错误的。我认为,几乎所有的问题都有找到共同利益的解决方法。

三是认为特朗普政府未能与中国开启真正的战略对话,而这种对话应聚焦于如何防范双方从竞争陷入对抗。大多数美国智库专家都认为,避免美中陷入恶性对抗和冲突符合美国的利益,遏制中国或者是与中国开打“新冷战”并非可行的政策选择。

前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科特•坎贝尔等认为,美国应当寻求与中国实现共处,对华竞争应着眼于在军事、经济、政治和全球治理四大领域确立相对于中国的有利条件和地位。

前助理国防部长、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提出美中可以构建“合作性的争斗”关系,他强调“这种关系的某些方面会涉及正和博弈。美国的国家安全需要与中国分享权力,而不是控制中国”。

布鲁金斯学会专家何瑞恩等提出,在两国关系紧张因素更趋凸显的情况下,美中双方需要坚持“无意外”原则,加强危机管控机制,并就外太空安全、人工智能军事化等新兴问题展开协商。

美国对华政策仍未定型

过去两年多来,在特朗普政府不断加大对华施压的情况下,很多美国政策界人士已经意识到这种趋势令人担忧,强调两国利益并非绝不相容,接触和竞争也不是互斥的选择。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杜大伟通过对多个政策领域的细致分析认为,美国过去几十年的对华接触并非是失败的。兰德公司高级研究员詹姆斯•多宾提出,
接触和竞争仍然都是美国必不可少的对华政策工具;美国的目标不应该是“让中国出局”,而应该是成为更有活力、更好的自己

值得重视的是,除了上述政策精英质疑美国过于强调竞争和对抗的对华政策之外,美国普通民众对鹰派鼓吹的对华“新冷战”也很不以为然。2019年9月芝加哥全球事务理事会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美国公众并未将中国视为国家安全面临的首要威胁,三分之二的受访者仍认为应通过合作与接触应对中国的崛起。虽然民意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实际影响是难以测度的,但它却是美国政策界在思考对华关系时所不能忽视的因素。

此外,
对于如何处理对华关系,在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也存在很大的温差。特朗普政府挑起与中国的经贸摩擦,让很多州的经济利益受损,美国企业、农民和消费者为此付出很大代价。今年11月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最新调查数据显示,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对美各州对华出口均造成明显影响,全美
30
多个州对华商品出口出现两位数下降。同月,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发布的研究报告提出,美国企业和消费者正在承担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所带来的成本,预计这一成本约为每年
400亿美元。

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北卡罗莱纳州等很多州的州长都公开反对贸易战,认为不应该在两国间营造敌对的氛围。2018年8月,在联邦政府不断加码对华贸易战的情况下,加利福尼亚州议会众议院全体议员一致通过决议案,表示积极支持加州同中国加强在经济、贸易、教育、旅游、人文、技术、创新、气候变化和绿色发展等领域的合作,并敦促美国总统和国会支持进一步加强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经济关系。

当然,不容否认,美国国内支持加大对华战略竞争的势力依然是存在的,而且能量也很大。他们看到了普通民众、地方政府与华盛顿之间的温差,也认为美国民意是可以塑造的,试图进一步在美国国内加大政治动员力度,增加美国社会对“中国威胁”的认知,劝说美国民众承受对华施压所带来的短期成本,营造与中国加大战略竞争的整体氛围。比如,特朗普政府前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称,“中国给美国带来情报、技术、政治、外交和军事挑战。必需展开相类似的多方面回应,需要在情报、执法、私营商业和高等教育部门这些不同领域采取行动”,她将此称为“全国家”应对方式。

总之,
如过去几十年一样,美国有关对华政策的辩论依然是动态的、多元的、复杂的,如果想当然地将美国视为“铁板一块”,就必然会减少中国对美外交的政策选项和运作空间,要看到中美关系的韧性之所在

2018年以来美国战略界的反思和讨论,对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或多或少地产生了影响。今年11月,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威尔逊中心专门就中国政策再度专门发表演讲,称美国正在就对华政策进行“根本性的重构”。他明确表示,特朗普政府并不寻求与中国“脱钩”,不寻求对中国的发展进行遏制,不希望让某些挑战“阻碍与中国之间的务实合作”,美方愿与中方共同努力,“共享和平和繁荣的未来”。对于彭斯表态,大可采取“听其言、观其行”的态度;但是,对于“中美关系终归要好起来才行”,还是应当抱有希望、积极作为。


作者赵明昊,系澎湃特约撰稿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