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座:日本武器贷款余额近470亿美元 美长期庇护值得我们深思-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图片 1

  2016年是安倍政府按照2013年底通过的“安倍安保三支箭”(《国家安全战略》、新《防卫计划大纲》以及新《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推动日本军事发展的第三年。这一年日本重点提升日美军事同盟层级,建立起从平时到战时的无缝链接体制,制定了包括《武力攻击事态法修正案》《自卫队法修正案》《俘虏对待法修正案》等在内的10部法律修正案和一部新立法。

图片 2

资料图:图为日本2018年版《防卫白皮书》中的海上自卫队(左)和航空自卫队(右)主要装备示意图。(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日本加快构筑“联合机动防卫力量”构想,从“质”与“量”两个方面强化自卫队能力,打造能确保周边海空域及岛屿安全的综合应对力量。现在日本的军事实力不容小觑:自卫队编制员额为255229人,包括现役247154人,应急预备役8075人。日本继续提高国防预算,2016年度日本的国防预算为50541亿日元(约合461亿美元,含在日美军整编费用等,不含补充预算),比2015年度增加了740亿日元(约合6.7亿美元),增幅为1.5%。2017年度达5.1万亿日元是日本首相安倍二次执政以来连续第五年增加国防预算。

日美推进军事一体化

(科技日报11月7日报道)日本的防卫预算自2012年安倍上台以来从连年缩减转为逐年增长,2019年度武器贷款余额将达到5.3万亿日元(约合468.24亿美元)。

  日本的军事部署以强化西南地区的防卫态势为牵引,优先发展能确保海上及空中优势的能力,以有效遏止和应对各种事态。按照既定计划在西南方向的与那国岛组建沿岸监视部队,以加强情报搜集和警戒监视能力,强化钓鱼岛等西南诸岛的防卫,其主要目的是针对中国。在那霸成立新的航空团,主要目的是强化西南诸岛的防卫能力,应对中国在东海的海洋活动。陆上自卫队西部方面队两栖作战旅第一团编练进入实质性阶段。以“西普连”为基干,建设海军陆战队性质的“水陆机动团”,强化部队岛屿作战能力。

题:日美推进军事一体化进程

日本打算购买战斗机、导弹、宙斯盾等高技术武器装备,其中6架F-35A,价值约916亿日元(约合8.09亿美元);E-2D预警机两架,544亿日元(约合2.55亿美元);不过大头还是两个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价值2352亿日元(约合207.8亿美元)。

 

3月29日是解禁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安全保障关联法》施行两周年的日子。两年来,通过自卫队遂行新任务和增加采购高性能武器,日美军事一体化进程加快,试图摆脱基于宪法第九条的“专守防卫”原则的动作愈发频繁。

日本媒体报道称,近几年,日本从美国进口了大量武器,FMS(美国有偿军事援助)合同从2012年预算的1381亿日元(约合122亿美元)到2019年预算的6917亿日元(约合611亿美元),足足增长了五倍。

  日本的武器装备有了新的提升。建设直升机驱逐舰作为“准航母”作战平台,成为海上自卫队主力舰队的核心,已有“加贺”号和“出云”号。继续对现有“宙斯盾”驱逐舰进行改造,并加速新舰建设计划,同时建设两艘8200吨级、搭载美制新版反导作战系统的“宙斯盾”驱逐舰。2016年10月,新型通用驱逐舰“朝日”号(DD-119)下水,这是海上自卫队首艘采用燃-电-燃联合动力装置的驱逐舰,可大幅节省燃料消耗。“苍龙”级潜艇部队规模稳步扩大,2016年3月,7号舰“仁龙”号服役。2016年11月,美军向日本航空自卫队交付首架F-35A战机。2016年4月,日本的“心神”X-2验证机试飞成功,标志着日本成为继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后第4个自主研发隐形战机的国家。日本还从美国进口“全球鹰”无人侦察机以及E-2D预警机,改造升级E-767预警机。推进与美国联合开发“标准-3”IIA型反导系统,为日美联合生产准备基础,进一步强化海基反导平台。部署“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强化陆基末段中高空导弹拦截能力。进一步建设由雷达卫星、光学卫星及数据中继卫星组成的“准天顶卫星系统”。首次发射X波段军用卫星“煌”。

此外,以朝鲜不断推进核试验和导弹研发为由,安倍晋三首相提出防卫政策“不再是以往政策的延续”,意味着将进一步推动这种趋势。

虽然特朗普现在到处搞事,日本也有摆脱美国的迹象,但是美日关系从历史的角度上看,完全摆脱短时间内是根本不可能的。从冷战时期开始,美国就推行“遏制”政策,通过建立军事联盟的方式来包围和遏制包括中国在内的社会主义阵营,在亚太地区建立了美日、美韩和澳新美等军事同盟体制。冷战结束后,世界处于总体缓和的大好形势,亚太地区安全形势也出现了可喜的局面,战事减少,热点降温,争端各方都在寻求对话与合作。但是,有关国家和地区,受冷战思维的影响,不仅仍然继续保持旧的军事联盟体制、维持庞大的海外驻军,反而花样翻新,建立或试图建立新的军事同盟体制,从而严重影响了亚太地区安全与稳定。

  日本着力强化军事训演的“实战环境”,提升训练强度。陆上方面队在实兵演习和协同转场演习中针对性增加实战科目,重点训练快速反应部队与两栖作战部队,强化一线部队野战能力、机动展开能力,以及海陆空各兵种协同作战能力。2016年10月下旬至11月中旬,日美两军在冲绳、关岛、北马里亚纳群岛等地举行两年一度的“利剑”演习,自卫队出动部队约2.5万人、舰艇约20艘,飞机约260架,美军也出动1.1万人参演。这既是日美年度最大规模联合军演,也是日美首次举行反映日本新安保法内容的大型演习,其中“模拟夺岛”的多兵种立体化两栖作战训练成为重点,其针对性和假想敌不言而喻。

自卫队被安保法赋予权限的第一个新任务是在南苏丹执行联合国维和行动期间参与“驰援护卫”,时间是在法律施行后的大约半年,也就是2016年11月。但是,由于当地治安形势恶化,行动受到一定限制,最终该任务未能真正执行。

美日军事同盟关系始建于战后初期。当时,战败国日本违反《波茨坦公告》,于1951年与美国签订《日美安全条约》,同意美军留驻日本。1954年,日本与美国签订《日美共同防御协定》,以“自卫队”为名重建了自己的武装力量。1960年,日本与美国签订《日美共同合作及安全条约》,确立了双方进行共同防务合作的原则,并于1970年宣布无限期延长这一条约。

  推进与东盟、韩、印、澳等“亚太安全伙伴”的军事合作。以南海问题为切入点,日本加快了介入南海问题的步伐,重点加强与东盟国家的训演。日本拟向印度出口海上自卫队救援用水上飞机“US-2”,与韩国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日本还将非洲作为落实新安保法的第一批试验田,并与欧洲主要大国展开相关磋商和协调。

真正首次执行新任务的时间是2017年5月,海上自卫队的“出云”号直升机驱逐舰向在日本近海活动的美军补给舰提供了“武器等防护”。在与“出云”号分开后,美军补给舰应该是向为牵制北朝鲜而部署在日本海的美军航母舰队提供了燃料补给。去年下半年,航空自卫队也向飞临日本周边的美国空军轰炸机提供了“武器等防护”。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日本对华安全政策的主旋律和基调,仍是视中国为最主要的威胁和对手,并采取一切措施加以防范和牵制。日本2016年版《防卫白皮书》刻意强化对南海问题的炒作,指责中国的岛礁建设对地区安全保障造成影响,并以实际举措搅动南海局势,试图借用一切可借用的力量营造针对中国的南海“包围圈”。

“武器等防护”指的是允许自卫队在“未及武力攻击”的“灰色区域事态”下使用武器对美军等“有助于日本防卫活动”的他国军队进行“护卫”。这里潜藏着在有第三国对美军的行动造成妨碍之时,(日本)动用武器予以阻拦并最终演化为武力冲突的危险。

  日方的所作所为,根本目的是为大幅调整军事安全政策、大力扩充军备、甚至修改和平宪法制造借口,这种动向值得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与警惕。(作者是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海上自卫队舰艇于去年6月前后还在日本海为美军“宙斯盾”舰加油,这也是安保法赋予的新任务。

 取授权

自卫队引进新式武器也反映了日美军事一体化正在发生。28日通过的2018年度预算中列入了采购可搭载于航空自卫队战斗机的远程导弹的相关费用。该导弹射程可从日本抵达北朝鲜境内,这让外界对日本终将摆脱“专守防卫”原则的担忧情绪挥之不去。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计划在今年年底前修改的《防卫计划大纲》也将研究把能够起降战斗机的“出云”号直升机驱逐舰改装为航母的计划。此外,有方案计划在改装后实现日美两国共用战斗机。舰载机方面将考虑使用美国的F-35B战机,这种飞机具备对敌攻击能力,也被指超越了“专守防卫”的需求。

修宪草案将成新火种

题:安保法实施两周年防卫预算创新高

3月29日是使自卫队任务范围扩大的《安全保障关联法》施行两周年,自卫队在执行美舰防护等基于安保法的新任务方面正逐步取得进展。另一方面,自民党正在推进修宪讨论,围绕安保法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的宪法论战正在重燃。

防卫省在今年2月宣布,2017年基于安保法实施防护美军舰船和飞机的任务各一次。防卫省没有公布任务执行时间和地点。不过,可以确定的是,2017年5月,在房总半岛海域,海上自卫队“出云”号直升机驱逐舰对美国海军补给舰提供了防护。航空自卫队战斗机在演习之际似乎也对美军轰炸机提供了防护。

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在27日的记者会上强调了安保法的意义,称“我想强调的是,日美同盟前所未有地牢固,遏制力也得到了提高”。

在国际贡献方面,安保法赋予了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的陆上自卫队部队“驰援护卫”任务。在南苏丹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的陆上自卫队部队进行了相关训练,但没有真正实施,并于2017年5月撤离。

不过,自安保法出台之前就出现的有关集体自卫权是否违宪的讨论至今仍未平息。市民团体等提起了集体诉讼。

自民党的修宪草案也将成为新的火种。草案主张,在保持宪法第九条第一项和第二项不变的基础上,新增加明确自卫队存在的内容。在野党担心这会导致扩大行使集体自卫权。

防卫预算创历史新高

在28日通过的2018财年预算中,防卫费(包括美军整编相关费用)达5.19万亿日元(1元人民币约合16.9日元——本报注),与2017财年最初预算相比增加1.3%,创历史新高。

因应对北朝鲜问题,2018财年预算中列出了1365亿日元的弹道导弹防御相关经费。日美联合开发的“标准”-3Block2A海基型拦截导弹的购买费用比前一年增加了将近300亿日元。2018财年预算中还列出了陆上“宙斯盾”反导系统的基本设计费。

日本政府与美国政府直接签署采购合同的“有偿军事援助”增加,包括购买最新的F-35A隐形战斗机等,也对预算产生了影响。在2018财年预算中,合同额是4102亿日元,比2017财年最初预算中的合同额增加约500亿日元。有人指出,“有偿军事援助”的采购价格由美国政府主导决定,日本难以缩减预算。

防卫费是根据每五年制定一次的《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计算的。在2014至2018财年的《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中,除美军整编相关费用外的防卫费平均每年增加0.8%,2018财年预算增幅也基本是同等水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